关闭

第一卷 卷名

第一章战家必因我而崛起

更新时间: 2018-01-30 14:05:24 字数:8631
“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孩子,真不要脸!有种跟小爷我单挑……”战无命望着那群步步逼近的黑衣人,脸色煞白,语无伦次地叫道。 战无命身下的白雀兽不安地刨着地面,身后湍急的瀑布飞落的声音听得战无命心慌。这些人如鬼魅般一直追在他身后,让他很是无奈。到底是何人要对付自己?居然在家族狩猎季设下伏击。虽然,这些人不想要他的命,否则他早死一百回了。 黑衣人不语,缓缓地围了上来。 “你们都给我站住,不然我就从这儿跳下去……”说着,战无命一跃,落到瀑布边上,威胁道。 那群黑衣人一怔,果然不敢再向前移动,害怕战无命真跳下去。 “靠,水这么深啊,看着头都晕,这可怎么办?也不知道哥哥他们发没发现我失踪了,会不会找过来……”战无命扭头望了一眼那仿佛泻入深渊的瀑布,谷底的巨树在眼中就像小草一般,这让他更郁闷了。要是对方过来抓自己,自己到底是跳还是不跳?不跳,黑衣人也许不会要自己的命,跳下去……靠,哥有恐高症啊啊啊…… “只要你跟我们走,我们不会伤害你……” “那你先告诉我你们是谁,我再考虑要不要跟你们走。” “你最好不知道我们是谁,除非你想死!”其中一个黑衣人冷冷地道。 “哇,你们就这点儿本事,吓唬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,算什么英雄?”战无命怕怕地向白雀兽靠近一些,站在悬崖边,听着瀑布流水击打岩石发出的巨大声音,心慌意乱,恨恨地纠结。 “咦……”黑衣人惊讶地叫了一声。 天色突然暗了下来,仿佛刹那间天就黑了一般。 “难道要变天了?魔兽森林的天气果然变幻莫测。”有人自语。 “小鬼,如果你不想死的话,就乖乖听我的话,跟我们走。” “啊,天呐,怎么回事……”战无命突然大叫一声,无比惊讶地望向天空。 众黑衣人一怔,顺着战无命的目光望去,阴沉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,众人还没反应过来,一道刺眼的光亮猛然自旋涡中射出。 “哗……”一道巨大的闪电猛然劈开黑暗,追着那抹自旋涡飞出的亮光劈落。 “啊……”战无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就见那抹自旋涡中飞出来的亮光笔直地向自己砸来,狠狠砸中了他的脑袋。战无命的身体被巨大的冲击力抛起老高,坠入万丈深瀑。 一切发生得太快,黑衣人被这骤然发生的一切惊得不知所措,眼睁睁看着战无命被砸落深瀑。 “轰……”紧随而来的闪电击空,在山崖上击出一个巨大的坑,白雀兽没有任何反抗,当即化成一堆灰烬,周围的黑衣人也被气浪冲击得七荤八素,找不着北。 “四弟……” “小少爷……” 隐隐的,战无命似乎听到呼叫声,但他已无遐细思,一股庞大的热流直冲脑海,一道破碎的声音自灵魂深处传来。 战无命轻叹一声:“想不到哥年纪轻轻居然就这样死了,还是被天上掉下来的莫名其妙的鬼东西砸死的……更没想到,哥居然还能听到脑袋碎裂的声音……” 来不及想更多,战无命就觉得身体一震。 “轰……”一股巨大的冲力逆袭而上,战无命的身体狠狠地砸进瀑布下的深潭,而后便失去了知觉。 三个月后,牧野城战家后院。 “小少爷来了……小少爷来了……”在几个丫头的尖叫声中,满院子的仆役一哄而散,有的藏身树后,有的躲进了屋子里……院子里只剩下一只仆役们惊慌之下跑掉的鞋子。 战无命贼眉鼠眼地探头向院子里望了望,惊愕地发现,仆役院子里一个人影也没有,顿时大失所望。咳嗽了一声,学着大人的样子背着手、迈着八字步进了院子。 “本少爷光临,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居然全都偷懒,一会儿我就去告诉大娘,扣你们每人一个月工钱。”战无命大声叫道。 战无命此话一出,仆役们哭丧着脸胆战心惊地从各自躲藏的地方走了出来,望着战无命那双看似无辜的大眼睛,心都抖了。那张看似天真的小脸,竟吓得仆役们两股打战,生怕被战无命盯上。 小少爷来仆役院子,除了找人试药外,没别的事情。若是三个月前还好说,小少爷虽然喜欢胡闹,但是对仆役非常好,说是试药,不过是将药阁中强身健体的丹药悄悄偷出来给仆役们吃,美其名曰试药,实际上仆役们受益良多。 但自从三个月前家族春猎回来之后,不知小少爷抽了什么风,开始自己鼓捣药,你说你一个整天神神叨叨,不务正业,不事修练,连战气都没有的人,能控火炼丹吗?你有丹火吗?你知道什么是药性融合吗? 听消息灵通的人说,小少爷在魔兽山脉受了惊吓,被一批神秘人围攻,与家族众人失散。找到时,小少爷竟然昏迷在离狩猎地三百多里远的野狗河谷的河滩上。一个十二岁的小娃娃,长得白白嫩嫩的,昏迷在魔兽密集的野狗河,居然没被魔兽吃掉,真是个奇迹! 据说,小少爷躺在河滩边,河岸浅水中还有不少死掉的噬血魔鳄,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,连战气都没有的小孩子,怎么可能是那些连一星战士见了都要落荒而逃的噬血魔鳄的对手,更何况还是一群。自此以后,小少爷更加疯魔了。 前几天,小少爷鼓捣出几颗很难看的药,试药的是小少爷的贴身护卫,一品战师段爷。段爷吃了那药,三天没下床,四房太太轮流伺候。后来有人问药效,段爷的回答只有两字“嘿嘿”。 就因为小少爷胡乱炼药,还经常找人试药,四夫人实在看不下去了,火冒三丈地找到小少爷,母子间那段对话经典得吓人。 “你知道你炼的是啥药吗?”四夫人怒问。 小少爷一脸天真地答:“不知道啊,我就随便抓了几种草药,用锅熬啊熬,最后就成了这种药糊糊,我刮下来搓啊搓,就成了丹药了。” 别人炼丹用丹炉、丹火炼,还小心翼翼的。战小少爷可好,炼丹用一口大铁锅熬啊熬,丹火没有不说,还用柴烧火…… “本少爷今天心情很好。”战无命一脸天真的笑容大声道。 他话音刚落,所有仆役的脸都青了。每次战无命说完这句话之后,下一句就是——我又炼成了几种新药。 “少爷,小的今天肚子痛,老拉肚子……”说话间,那仆役居然真的放了个屁,“不好意思,少爷,我肚子坏了,怕污了少爷的眼,我还是先去茅房了。”说完也不等战无命发话,扭头就跑。 “少爷,我表姑的儿子今天结婚,新郎就是我……哦,不是……伴郎就是我……吉时快到了,我得过去了……”一个仆役紧张得话没说完撒腿就跑。他家就他一个男丁,还等着他传宗接代呢,可不能折在小少爷手里。 片刻之后,院子里的仆役再次踪影全无,战无命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抓,就全跑光了,只剩下战无命孤零零地站在院子中间,喃喃道:“这些没用的家伙,不就是试药吗?用得着怕成这样……”话没说完,战无命眼睛一亮,墙角的树底下还有一个年岁较大,看上去十分憨厚的大叔。 “还有一个,不错,你很好,我让父亲给你加工钱。”战无命高兴坏了,找了一圈,母亲身边的人,自己身边的人,连二哥身边的人都问过了,没一个愿意给自己试药的。找灵兽试药,它们又不会说话,怎么能知道药性的好坏,过来找仆役,又全都跑了。幸好,还有一个,战无命笑得嘴都要咧到耳根上了。 “这个,少爷,小的战川,想……想……”那中年大叔紧张得有些结巴,不知说什么好。 “想给本少爷试药吗?太好了,这有什么不行的,只要想就行……” “不,不是的。小的,小的是想问,上次段爷吃的那药,少爷还有没有?”中年大叔不好意思地低声问。 战无命顿时愣了,什么意思,大家不是都说那药不好吗?害得自己还被母亲教训了一顿,父亲一顿鞭子抽得自己差点儿找不着北,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私下里问自己要那药? 战无命讶然问道:“你想吃那药?” “是,是……小的就是想吃那药。”战川大喜,看来有戏。 “上次那药还有,不过,你想要那药,得先给我试新药。”战无命想了想道。既然这么多人想要上次那药,估计那药还是有用处的,要不然怎么连三爷爷和二爷爷都偷偷地向自己讨药和药方呢? 战川开始纠结,想到小少爷骇人听闻的熬药之法,他就遍体生寒,但又想到以后的性福,还有家中那黄脸婆鄙视的目光,咬咬牙道:“好,只要少爷给我上次那药,我就给少爷试药。” 战无命笑了,总算找到试药人了。其实他根本就不需要试药人,他很清楚自己所炼之药的药性,但是他需要通过试药人让家族里的人看到他炼制的药的价值。 战家喜欢他的人很多,即使是钩心斗角的四位娘亲,互相攀比竞争的三位兄长,也都宠着他,惯着他,因为他是一个不学无术,整天只知道神神叨叨地鼓捣一些不伦不类的草药的纨绔大少。他不可能有机会竞争家主之位,对他们没有任何威胁。反正战家也不担心被一个没有实权的小少爷败掉,所以大家一直惯着他,捧着他,生怕他浪子回头干正事。但是这种局面自三个月前魔兽山脉春季狩猎之后,就被打破了! 一群神秘人偷袭了战无命的营地,虽然护卫们舍命相护,他依然坠落深瀑,被水冲走了。所有人都认为,一个连战气都没有,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,不可能在那百丈瀑布的冲击下生还,即使侥幸活下来,也不可能逃过遍布山中的魔兽。 没人知道,战无命自八岁开始研究魔兽山脉,研究魔兽的习性,大家只知道他喜欢偷家中的药物去找仆役试药,却不知道他是在人和魔兽身上进行药性对比,那些药他早就在魔兽身上试验过了。若说在魔兽山脉的生存之道,战家只怕没有几人比得上战无命。 战无命之前只敢在魔兽山脉边缘,找一些弱小的魔兽试验,本想借这次春季狩猎,深入魔兽山脉,找到更强大的魔兽试药,没想到却出了这样一场变故。 他被天上掉下来的莫名其妙的东西砸下瀑布的一刹那,一股庞大的热流直冲脑海,他听到一道破碎的声音自灵魂深处传来,左右着他的身体和思维。浑浑噩噩中,众多画面如光影一般闪过他的脑海,一个与命运生生世世抗争,气贯天地的男人,面对无尽雷域和兄弟朋友的背叛,从未向命运屈服,一世世的成长,一生生的挣扎……冥冥之中,战无命觉得那个人就是自己。战无命突然被打开了灵窍,前世的记忆瞬间冲入他的脑海。 “轰”的一声,他的脑海仿佛被大量的经历和庞大的记忆冲裂,某种禁锢在这冲击之下化成碎片,而后他便失去了意识。 战无命没死,他再次醒来时,已被大水冲到了野狗河谷,这是一个魔兽密集的地方。他醒来时,骇然发现,脑海中多了一块散发着神光的玉片,一股莫名的能力让他可以冥视内心,审视脑海。他的意识与玉片碰触时,一种前所未有的血脉相连之感让他清晰地听到玉片中的呢喃声。于是,他知道这块玉片是一部神奇的经书《太虚神经》。 “太虚生混沌,混沌开天地,天地分阴阳,阴阳化万物,万物自有灵,修命可无穷,命里无穷时,神魂化太虚,太虚为何物,其大无外,其小无内……”《太虚神经》似乎是一篇讲述天地至理的纲要,让战无命明白,战气之修是由外而内,感外在之气而壮自身之力,将外在之气吞吐于体内,纳新吐故,从而提升自己生命的本质。因为外在无限大,所以可以让自身无限成长,但是万灵自身的内在也是无限的,若修自身,同样可以修得无比强大,直到最后与太虚同在…… 这是一条与战气修炼完全不一样的修炼之道,让自小神魂异常无法修炼战气的战无命大喜过望。《太虚神经》前期的修炼需要大量的药物,那些药物唯有真正得到战家药阁的认同,家族才可能提供给他使用。以他小少爷的身份,虽然看上去极为得宠,但能得到的资源却极为有限。 不过,战无命没有时间多想,就被四周聚拢过来的魔兽吓了一大跳。在他醒来的片刻,四周竟聚集了十余只魔兽,都把他当成了可口的点心,只是这些魔兽谁也不愿意让其他魔兽独吞他这块鲜嫩可口的点心,起内讧了。 战无命一摸身上,所幸这次带出来准备在魔兽山脉试用的药物并未丢失,急忙掏出来在身上一阵乱抹,一股难闻至极的臭味飘散出去,四周十余只低阶魔兽如见了鬼般号叫着逃开了。 战无命松了口气,他的猜测是对的,高阶魔兽粪便的气息对低阶魔兽有着天生的威慑,魔兽分辨魔兽等级主要是靠气息和威压,粪便虽然没有威压,但是却有他们的气息,低阶魔兽的惯性思维认为,这是高阶魔兽的领地,哪敢过多停留。 不过,战无命的危机并未解除,陆地上的魔兽气息对水中魔兽的影响力要弱很多,噬血魔鳄成为他致命的威胁。战无命被水流冲出数百里早已经筋疲力尽,哪能跑得过噬血魔鳄。好在这几年不断研究药物,总算还有一些积累,此时也不管怀中有什么药,一股脑儿地全扔进了野狗河中,结果出乎意料的好,河水中凶猛的噬血魔鳄居然被毒死了。战无命也因又累又惊,再次昏迷过去。好在没多久,战家人就找到了他。 战无命炼出龙精虎猛之药后,战家人终于开始重新审视这个神叨叨的小少爷。 战家虽然对外宣称将小少爷狠狠地教训了一顿,但私下里,战家老爷却十分开心。大家都不是傻子,这药虽说登不得大雅之堂,但赚进来的却是真金白银。 几经追问,众人才得知,战无命因祸得福,在魔兽森林中大难不死,意外得到一个古老的传承,获得了不少古丹方,这龙虎猛药便是依照古丹方所炼,只是碍于传承誓言,战无命不能将传承泄露给任何人。 对此,战老爷子并不在乎,传承在战无命手中和在战家手中有什么分别,这是自己的孙子。 战无命带着战川回到自己的小院。 “段叔,齐叔,辛苦了,我那只白雀兽有什么异常没有?”战无命笑得跟朵花似的。 自从那次狩猎事件之后,战家又给战无命多安排了几个护院。 “白雀兽已经不再狂暴了,只是身体有些虚弱。”段护卫答道。 “哦,看来这药不会致命,只是不知道功效如何,还得让人来试试。”战无命欣喜道。 战无命径直走入丹房。战无命的丹房就像一个大厨房,里面有一个小号丹炉和一口大铁锅。战老爷子因上次的事来过一趟战无命的丹房,见到这个另类的丹房,差点没笑岔气,这丹房连个丹炉也没有,还是后来老爷子有求于战无命,被战无命勒索了一个丹炉。不然,谁都会认为这只是一个厨房而不是丹房。 战川看到那口大铁锅也有些想笑,炉子下面架着柴,被烟熏得乌七麻黑的,这根本就是一个煮饭的大铁锅和一个烧水的炉子嘛,若是老爷子知道他那爱惜得不得了的丹炉被战无命拿来这么用,只怕会气吐血。 战无命小心地将一颗火红色的丹药送到战川面前,那药有一股微腥的药草味,混杂着一股很特别的怪味,十分刺鼻,药丸的形状实在不咋样,一般的丹药是圆的,这颗却坑坑洼洼的,表层还有些像鼻屎一样的毛刺,与炼丹大师用丹火烧出来的圆润无比的灵丹相比,完全就是鼻屎。 “嘿,这个……这个卖相确实是难看了点儿。”说话间,战无命挠挠头,很不好意思地解释道,“你也知道,本少爷修炼不了战气,那个什么丹火,就更别说了,本少爷炼丹,绝招就一个字,那就是——熬。将各种草药熬成糊糊,然后再把糊糊搓成一坨,哦,不,是一颗。”说话间,他斜斜地瞄了一眼墙角边一坨粑粑样的东西。 战川顺着战无命的目光望去,差点儿没吐出来,那里竟然是一堆白雀兽的便便,糊糊的,黏黏的,一坨一坨,颜色火红,与战无命的药丸分明是同一品种。战川很怀疑战无命手中这一小坨红色的药丸是不是拿错了,要不是知道白雀兽是没有灵智的,他都要怀疑是白雀兽将药丸调包了。 “那个,那个是那无良的白雀兽不注意个人卫生,我说的一坨和那一坨不一样……”战无命画蛇添足地解释道。 接着转移话题道:“你看,这颗药小很多,不是坨坨的……” “少爷,你别说了,我吃!”战川的脸都青了,再让战无命说下去,他哪里还敢吃这药啊。说完不待战无命解释,战川一把抓住那颗药丸塞进嘴里去了。 “啊……”战无命一愣,见战川也不喝水就将那龙眼大的药坨坨给吞了,突然想起了什么,叫了声,“坏了,这是给魔兽的分量,人吃的分量得减半再减半啊!” “啊……”战川顿时心凉了半截,顷刻间,就感觉身体里似有一股火在烧,四肢被这股热流一冲,仿佛有无穷的力量。 “少爷,他不会有事吧,看他那脸红得……”小云也凑了过来,发现吃了丹药的战川脸红得像要渗出血来一般,担心地问道。 “坏了,药的分量太多了。这个,小云,你快去把我娘叫来,要是不压制,我怕他的血管会爆裂……”战无命也急了,这什么事儿啊,我话还没说完,你就抢着吃,这东西虽然不是白雀兽的便便,但是也差不多啊,又不是什么好东西,那么急着吃干吗。 “我热……”战川撕开上衣,露出被肋骨绷着的身体,此时,那瘦小的身体里像是有一股奇异的能量在流动,战川身上本就不多的肌肉滚动起来,血管一根根鼓胀着,像随时可能爆裂一般。 “轰……”战川一挥手,身前铁制的药架子“哗”一声碎裂开来。 “哇,好大的力气。”小云惊呼。 “快记下,这药能让人力量暴增,在短时间内提升个人力量……”战无命不仅不惊,反而大喜。战川那体质,修炼战气一直不能突破至战师,现在却一拳击碎了铁制的药架,即使是一星战师也没有这么大的力量。这药的药力确实很惊人。 “哦,不用记,快去找我娘,他快受不了了。”战无命看到战川痛苦地挥拳,空气中传来一阵阵爆响,急道。 “是。”小云也从惊喜中回过神来,知道人命关天,急忙扔开手中记录的卷轴跑了出去。 战川如同一匹发狂的野马,瘦弱的体内充满了力量,虽然睿夫人以战气将他体内横冲直撞的药力约束起来,但他的神志也被强大的药力冲击得稀里糊涂,若不是几名战家家将按住,只怕战无命那厨房一样的丹房此刻已成了废墟。 “命儿,这药方你究竟是自哪里得来的?”睿夫人虽然气恼战无命胆大乱试药,但是对这药力却十分吃惊,立时将此消息上报给夫君战青鹏。 不仅战青鹏被这个消息震惊了,老爷子战天仇和大长老战天行都被惊动了,如果睿夫人所说是真的,那么,对战家来说,这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 众人看到战川身上发挥出的药效后,都沉默了,只有战无命悻悻的,一脸无辜。 战青龙将药瓶中那不堪入目的药丸倒了一小坨出来,闻了闻,自语道:“真想不到,命儿竟有如此高超的配药天赋,真是天助我战家。” 战青龙笑得欢畅,扭头向战天仇道:“父亲,此药虽然卖相极差,那只是因为命儿不能使用战气,没有丹火,所以才会如此,但药效却不假,若是由丹师依方炼丹,只怕药效更强。” 0“哇,大伯,你看,墙角还有几堆药坨!”战无过突然发现墙角还有几大坨与战青龙手中的药丸色泽相近,品相相当的物体,不由大叫起来。 战无命张了张嘴,还没来得及说,战无过已经冲了过去,伸手抓了一坨递给战青龙。 “别……”战无命还没说完,战青龙已经接过那一坨,闻了闻,眉头顿时皱了起来,疑惑地向战无命问道:“无命,这些是炼废的药吗?” “这个……”战无命怯怯地欲言又止,“算是吧。” “什么算是吧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大伯又不会怪你。”战青龙皱眉道。 “其实,那坨是白雀兽的粪便……不过是白雀兽帮忙加工的,所以不算是丹药的废弃物……吧。”战无命无可奈何地道。 “啊!”战青龙和战无过失声叫了起来,战青龙忙将手中的粪便扔了出去,挥手乱甩,众人慌忙闪避。 “无命,你这个皮痒的……”战无过顿时恼羞成怒,不仅自己抓了一手便便,还害得战青龙也抓一手便便,还闻了闻呢,若非这么多人在,估计战青龙就要削他了。 “无过!”战老爷子喝了声,战无过只好狠狠地瞪了战无命一眼,他对这个弟弟也是无可奈何。 一旁战家几个重要人物想笑又不好笑,看着战青龙一脸尴尬,战老爷子却笑了,扭头望向战无命道:“命儿,这种药是不可能在没有丹火温养的情况下得以发挥最大药效的,告诉爷爷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 “爷爷,还是你目光如炬,这药确实是温养过的。其实,大伯手中那颗药只是半成品,真正的成品就是……”战无命伸手指了指墙角那坨白雀兽的粪便。 “啊……”众人面面相觑。 战青龙表情凝重地望向战无命,深吸了口气,肃然问道:“无命,你说的是真的?成药真的是白雀兽的粪便?” “是的,孩儿又不会战气,更没有丹火,就算有丹火也控制不了啊,用柴熬出来的药糊糊灵气杂乱,没有经过温养,药力不纯,杂质太多,所以孩儿就想到这个办法。白雀兽为三级灵兽,传说身有朱雀神兽的浅薄血脉,体内兽火十分适合温养。命儿对魔兽作过长期研究,发现白雀兽的消化很特别,对于坚硬的东西,它能用朱雀火的烈焰完全消化,但是糊状的东西吃进去,兽火却只能将其烤干,反而消化不了,能完整地排出体外,不过其中的杂质却已被兽火提纯。孩儿也是反复试验才得以验证。”战无命肯定地道。 白雀兽是种性情温和的魔兽,且是朱雀神兽的远亲,含少量神兽血脉,高贵华丽,很多家族圈养此兽,因其是三阶魔兽,自身战斗力相当于七星战士,速度和耐力也强于马匹,因此,深受众人喜爱。但是从来没有人对白雀兽的消化进行研究,此刻听了战无命的话,众人不由得对这个不着调的小少爷另眼相看。 “果然奇妙,果然奇妙……”战青龙嗅着手中的药丸以及那只沾着白雀兽粪便的手。在白雀兽粪便的气息里他嗅出一丝生机,这种生机用丹炉都未必能炼出来,除非是顶级炼药师。他为战无命的奇思妙想惊叹不已。 “此药效至少可以让人的潜能短时间内爆发一倍,如此恐怖的药力,虽然有些副作用,但确实是武者的福音,只要掌握此丹方,我战家必定会快速崛起。命儿,你为我们战家立下了一大功。不知这药叫什么名字?”大长老战天行大笑道。 “如此药效,不如就叫爆炎丸吧。”战青龙可没指望战无命能想出什么好名字,掏出手帕边擦手边抢先说道。 “好,这就是我战家独家的爆炎丸。青鹏,你生了个好儿子,不能修炼战气又如何,这药可让所有人的战斗力大幅提升,就是举家之功啊。不过,今日之事,仅止于此,任何人都不得外传,此药方列为战家不传之秘。”战天行夸完战无命,又回头对战青龙道,“青龙,你身为战家首席药师,以后由你亲自教导命儿。药阁中的药材不对命儿限制,命儿拿取时只要报备就行了。”战天仇拍了拍手道。 “可是,可是这药是白雀兽的粪便。”战无过还在纠结自己刚刚抓了粪便。 “是粪便又怎么了?吃坨屎就可以活命,难道不值得吗?”战天仇一句话雷倒在场所有人,尤其是女眷,脸色都变了。不知道这爆炎丸的来历还好,既然知道它是白雀兽拉出来的,想到以后要吃它,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恶心。 只有战无命一脸无辜地望着众人,心中暗自偷笑,事情正向着他预计的方向发展,爆炎丹的研制必然会在战家引发轰动效应,从此,当初那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大少战无命,也将以全新的面貌进入家族众人的视线,被大家所重视。 只有得到家族的重视,获得爷爷和父亲的认可,战无命才能自由出入药阁。 自由出入药阁,随意支配药阁中的药物,这才是战无命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。
默认
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
目录
  1. 背景
  2. 字体
  3. 宽度
夜间
您目前阅读的是魔兽战神(精修版阅读更畅爽)的第一章战家必因我而崛起,魔兽战神(精修版阅读更畅爽)最新章节已更新,感谢您对龙人小说的支持,更多与魔兽战神(精修版阅读更畅爽)无弹窗相关的优秀玄幻奇幻小说请持续关注84salon小说阅读网原创小说网。
书页

魔兽战神(精修版阅读更畅爽)

倒序↓
正在努力加载中...
书评 收藏 下一章
84salon